新闻中心

令公桃李满天下 外籍教练在中国 中国教练在海外

  东京奥运会闭幕。回眸奥运夺冠时刻,一块块闪亮奖牌、一个个突破性的成绩背后,不乏“洋教练”和“海外兵团”的身影。外籍教练在中国,中国教练在海外。这些在幕后为运动健儿保驾护航的教练们,正是体育无国界奥运精神的真实写照。

  7月24日,东京奥运会击剑女子重剑金牌决胜时刻,中国姑娘孙一文“一剑光寒定九州”,让中国国歌响彻东京奥运会赛场上。

  决赛后,孙一文的名字迅速冲上了微博热搜榜第一,而冲上前三的,还有其教练的名字——雨歌·欧伯利。

  雨歌·欧伯利,是前法国击剑运动员,曾代表法国队获得2000年悉尼奥运会男子重剑个人和团体亚军、2004年雅典奥运会男子重剑团体冠军。如今他是中国击剑队的重剑主教练。

  在目睹孙一文“一剑封喉”后,这位几乎光头的老外教练看起来比弟子还兴奋,大声吼着在场上四处奔跑,并把孙一文扛在肩上继续振臂高呼,最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五星红旗给孙一文披上。

  网友们纷纷直言:“感谢法国教练为中国击剑所付出的一切,您辛苦了!”“法国外教举中国国旗太感人,这一幕线年前的里约奥运会,中国击剑跌至冰点,仅获1银1铜,是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的最差表现。2020东京奥运会,中国击剑重燃希望之光。“之前我们打了三年世锦赛,分别拿到了银牌、铜牌和金牌,是很有机会成为奥运冠军的,而我来到中国就是奔着这个目标来的。”赛前接受采访时,雨歌·欧伯利说。

  9秒83!百米飞人苏炳添创造了亚洲纪录,成为第一个跑进奥运会男子百米决赛的黄种人。这个数字的分量,不弱于本届奥运会中国取得的任何一枚金牌。

  然而苏炳添在男子100米决赛跑出了9秒98的成绩创造了新的历史之后,他的主管教练兰迪·亨廷顿却在看台一顿自责。他说在东京的备战训练中,自己和团队没能为苏炳添在短时间内连跑两枪做足训练上的储备。“这是我的错,我本应该准备得更充分。”但实际上,他做得已经很好了。

  兰迪·亨廷顿来自美国,曾带出过男子跳远世界纪录保持者迈克尔·鲍威尔。对田径项目,兰迪同样颇具心得。从2017年冬训开始,苏炳添的训练工作便改由兰迪主管,兰迪教练在对苏炳添的训练安排、手段选择、技术改进和具体要求上,完全打破了以往的模式和方法。兰迪也不止一次地鼓励苏炳添说,你具备9秒80左右的实力。在东京奥运会上他的预言得到有力“变现”。苏炳添曾多次公开表达:“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教练。”

  8月3日东京奥运会跳水男子单人3米板决赛中,35岁的墨西哥跳水名将帕切科在完成最后一轮动作后走出泳池,径直奔向自己的中国教练并与其深情相拥。这位被帕切科拥抱的女教练正是中国援助墨西哥体育教练团团长、有墨西哥跳水“教母”美誉的金牌教练马进。

  2003年,马进受国家体委派遣,作为第一批援墨教练团的成员来到墨西哥。如今,马进和她的教练组已经帮助墨西哥跳水队赢得了二百余枚国际大赛的奖牌,更是培养出了以“跳水公主”葆拉·埃斯皮诺萨为代表的一大批世界级跳水运动员。2012年,墨西哥政府授予马进“阿兹特克雄鹰勋章”——这是墨西哥授予外国人的最高荣誉。

  在训练时十分严格的马进,私下对队员们关怀备至,尽显慈祥一面。她会给队员们做中餐,陪他们去医院,甚至帮助年纪小的队员联系学校。23岁的墨西哥跳水运动员多洛雷斯·埃尔南德斯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评价马进,“她人非常好,就像我的另一个妈妈。”

  1、日本选手水谷隼的教练邱建新曾是国乒准一线选手,退役后转型成为主教练,曾带出张本智和等一流选手。

  2、中国花样游泳队教母井村雅代,是日本金牌教练,在其来中国执教的第一年,中国队的蒋婷婷、蒋文文就在亚运会上首次击败日本队获得双人项目冠军,打破日本在该项目上的亚洲垄断。